第194章 不是我(1 / 2)

还好,门内的两个人已经进入状态,开始演戏。

桑玄入房间,便见江宴掐着虞子汐的脖颈,恶狠狠逼问道:“你来魔族究竟什么目的?快说……”

砰——

话没说完,就被桑玄重重一掌掀翻出去,口鼻皆溢出了鲜血。

江宴松了手,虞子汐也跌倒在地。

她落地的瞬间,桑玄也随之揪心了一瞬。

想去扶她,却看见……她手腕上刚被包扎好的伤口,以及桌案上那瓶疗伤药。

暗雪散,魔族特制疗伤药,通常,只有护法以上的人才能用。

这药,是江宴的。

她手腕上的伤,是江宴给她包扎的?

再看虞子汐的脖子上,并无红痕,明显……江宴掐她没用半分力气。

真是演的一出好戏!

“尊主,属下知错。”江宴从地上爬起来,继续演戏,“属下得知这女人曾与您结仇,愤恨在心,才想来审问她来魔族的目的……”

“本座都还没审问出一二来,江护法真是好本事,如此亲力亲为。”说到这,他冷不丁瞥了瞥江宴,“莫不是觉得本座无能了?”

“不!”

江宴匍匐在地上,冷汗都吓出来了:“属下不是这个意思,属下知罪!”

桑玄懒得再跟他多言,起身,下令道:“拉下去,杖刑一百。”

“尊主……”

“这次只是小惩大诫。”桑玄打断了他的话,“若再有下次,本座就打断你这双手!”

虞子汐微微蹙眉。

但眼下这状况,又不能为江宴求情,只能眼看着他被拉了下去。

桑玄余光偷偷扫了她一眼,便看见,她表露出些许担忧之色。

这两人的关系,不一般吧。

这时,虞子汐跟他道谢:“魔尊大人,多谢你方才为我解围。”

“解围?”桑玄只觉得这话很好笑,“怕是我打扰了师尊的兴致吧?”

“你在说什么?”她装傻。

“没什么。”见她不愿说,桑玄也不愿再多问,“不用谢,江宴,我会严惩不贷的。”

严惩不贷这四个字,听着明明轻飘飘,却让人脊梁骨生出寒意来。

好似故意说给她听的。

丢下这句话后,还没等虞子汐开口,他就转身离开了。

虞子汐站在原地,欲言又止。

算了……

还是先想法子救江宴吧。

……

夜幕深重,虞子汐绕过驿站地牢的所有眼线,独身潜入了地牢。

果然,江宴就被关在最后一间牢房里。

他躺在地上,衣衫上、脸上沾满了鲜血,仿佛随时会断了气。

不忍直视。

“江宴。”虞子汐微微叹了口气,蹲下身来摸了摸他的脉象。

他伤得很重。

虞子汐急忙用灵力为他护住心脉,疗伤,脸色十分凝重。

那一百杖刑,究竟是下了多重的手?

这时,江宴的手指动了动,昏昏沉沉地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便是她的容颜。

便挣扎着想起身:“宗主……”

“你先别动,我在给你疗伤。”虞子汐掌心的灵力更盛,小声道。

“宗主。”江宴也压低了声音,“这里处处是桑玄的眼线,你快走吧,别管我了。”

最新小说: 封神之我带兵驻扎金鸡岭 修仙从当族长开始 聊斋之天罡三十六神通 我乃天下第一大善人 祸起长安 灵玉仙路 修仙:女主全都不对劲 提灯驱邪人 我在西厂当差的日子 我在修仙的世界用科学专升本